樱井翔的糖炒栗子

想做一个能产粮的人

【山组】面包的一百种吃法


百粉点梗@东晓晴 

吉本荒野x大野智



大野智进入乐屋时,只看见一个穿着卡其色风衣,背着斜挎包的溜肩坐在沙发上,低着头不知道在研究什么。大野智挠了挠脸,走过那人的身旁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这时才看见对方手里正拿着手机,手指在手机上噼里啪啦的按着,不知道是在玩游戏还是打字。对方似乎是终于察觉的自己进入了乐屋,隔着桌子和自己对视了一眼,随即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举起手里的手机咔嚓一声拍了一张照片。
大野智后知后觉的抬手,这个举动引得对面的人直接笑了出来,毫无掩饰的笑声顿时充满了整个房间,本来有些尴尬的空气现在又混上了对方开朗的笑声,气氛变得诡异起来。不过这些诡异的气氛丝毫不影响溜肩先生的好心情,桌上的茶水刚好凉到好喝的温度,加上精致的抹茶蛋糕,吉本荒野毫不在意对面的人,吃着蛋糕喝着茶,惬意的享受着美食。
比起惊讶大野智现在更多的是无奈了,在面对吉本荒野这样不按常理出牌的人时,说教显然没有任何意义,何况大野智本来就不擅长言语之争。
大野智不再纠结于眼前这个怪异的帅哥,拿起桌子上的钓鱼杂志看了起来,丝毫不受影响的专注于最新的钓鱼情报。坐在对面的吉本荒野吃饱喝足就一脸悠闲的靠着沙发靠垫开始打量大野智,视线从对方专注于杂志的眼睛一路向下最后停在脚尖。
现在换大野智满脸悠闲不在意对方了,不过这个局面没能持续多久,在大野智第三次翻页的时候,本来坐在对面的吉本荒野迈着自己的大长腿两三步走到了对面的沙发,大野智感到自己身旁的沙发往下陷了一下,吉本荒野坐在了大野智旁边。



“大野君知道面包是用复活菌发酵的吗?”吉本荒野一只手撑着下巴,一只手玩着大野智的衣角,自信满满的开口搭话。
“是酵母菌。”大野智眼睛依旧没离开手里的杂志,难得的没有被逗笑,面无表情的纠正对方的错误。
“诶,那大野君今天是吃了酵母菌才出门的吗?”即使连酵母菌都说错了,吉本荒野还是不放弃继续这个话题,甚至在得到回应后,语气显得更加兴奋了。
大野智有些头疼的转头看向这个扶着下巴玩着自己衣角的大眼睛帅哥,“没有。”跟不上对方神奇脑回路的大野智无奈的开口答道。
“那大野君怎么变成了一个巧克力面包。”吉本荒野左手搭在了大野智背后的沙发靠背上,右手捏了捏大野智软软的脸颊,比想象中的手感还要好,不知道咬一口是不是和面包一样软。
“…”大野智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奇怪的帅哥已经把自己圈在了沙发和他的怀抱中,迟钝如他明白这位吉本先生是说他就像是面包一样,意味不明。
“大野君的脸很红哟,像是面包上抹了果酱一样。”吉本荒野眼看着怀里的人从脖子一直到脸颊都开始泛红,勾了勾嘴角,坏心的继续逗弄对方。看着大野智双手紧张的捏紧了手里的杂志,平整的书页都被捏的发皱,脸颊也有越来越红的趋势,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却不知道从自己的禁锢里挣脱。



“大野君。”吉本荒野丝毫不打算放过这个熟透的面包,凑近对方的耳朵,低沉的说道,感受到怀里的人愈发的紧张,连耳尖都红的像是要滴血,吉本荒野对着眼前的耳垂吹了一口气,果然感受到怀里的人抖了一下。大野智像是被定住了一样,僵硬的保持着被吉本荒野圈在怀里的姿势,感受到对方低沉的声音喊着自己的名字,大野智觉得像是有一道电流从自己的脊背窜过。
“大野君,我想吃面包。”吉本荒野明明是在欺负对方,一开口却是委委屈屈的,仿佛自己才是那个被欺负的人。大野智听见对方低沉的嗓音,委委屈屈的语气,甚至能想象到对方撅着嘴巴说这句话的神情,本来就不那么清晰的脑子现在思绪更是糊成了一团。
“吉本先生想吃的话就吃吧。”大野智感到自己的脸颊被对方用柔软的嘴唇含了起来,随即被对方的牙齿轻轻的咬了咬,吉本荒野放开对方被自己含住的脸颊上的肉时发出了“啵”的一声,伸出舌头舔了舔齿痕,感到怀里的人整个人都要害羞的变红,考虑到快要当机的人接下来还有工作,吉本荒野不再欺负这个变得红红的面包。
“多谢款待。”吉本荒野笑着看向大野智,稍微拉开了两人的距离,不然大野智可能真的会当机,大野智慢慢的拉回自己的思绪,“不是让你吃我。”虽然现在说这句话好像有些晚了,大野智还是气势汹汹的开口说道,如果忽略掉他通红的脸颊,应该更有气势就是了。
“诶——可是我只想吃面包呀。”吃饱的吉本荒野再次伸出手捏了捏大野智的脸颊,一双好看的大眼睛就这么盯着大野智,这次连大野智都听出了对方话里的面包是自己,刚刚消下去的热度又腾的一下上来了。



“大野君几点结束工作呢?”吉本荒野走到乐屋门口时回头问道,顺便附送了大野智一个标准的露出八颗牙齿的灿烂笑容。
“五…五点。”果然被对方笑容电到的大野智再一次死机,老老实实的回答对方的问题。
“我会来接你回家的,大野君加油工作哦。”吉本荒野对着大野智做了一个飞吻,挥了挥手转身走出了乐屋,刚刚恢复神智的大野智再一次屈服于这个大眼睛帅哥的飞吻下,拒绝的话一个字都来不及说出口对方已经走出了自己的视线。



“唔…”大野智被吉本荒野压在了自家沙发上,吻了彻底,在自己喘不过气来时才结束了这一个吻,随即大野智感觉自己的脸颊被对方含住了,不同于白天的温柔,吉本荒野像是故意要留下牙印一般,咬了自己的脸,大野智有些吃痛地抽了一口气,吉本荒野听到大野智抽气的声音,又温柔地伸出自己的舌头舔了舔牙印。
等到吉本荒野放过大野智的脸颊时,大野智已经被吉本荒野逗弄的腰都软了,双手扶在对方的肩上,任由对方在自己身上索取。

百粉点梗!
谢谢和我友情互关的九十九人,那么,那个唯一的粉丝,不嫌弃的话点个梗我来写一篇文吧,山组限定。

【山组】纪念日

樱井翔x大野智


第一次开车上路,求各位不嫌弃,激情产出的纪念日贺文。


725天神祭纪念日快乐!

五子单身的理由竟然是!






大家有兴趣也可以点图片然后扫描二维码测试,哈哈哈。

是兄弟就来栗云社嗑瓜子






严栗看着眼前眼里写满了好奇的男孩子,有些头疼的扶了一下额,虽说自己这个名字一般人第一反应大概也是满脸写着好奇,但是也阻止不了从自己额头划下三根黑线,推了推对方似乎有贴上来趋势的脸,咳了一声准备说出标准回答。

“其实……”刚刚说出两个字就听见了另一个人的声音,不用看也知道是谁的严栗选择了乖乖闭嘴。

“诶,你不觉得他的脸就是答案吗?你看看是不是写了我很严厉四个大字。”江岑一手搭在了严栗肩膀上,一手指着严栗的脸,笑嘻嘻地说道。

满脸好奇的男孩子大概被说服了,听到这个回答认真的点了点头,严栗觉得自己额头上的黑线越来越长了,虽然自己好像的确长的有点凶,但是也不到脸上写着严厉的程度吧,不过看着对方点头的样子,也实在说不出“学弟你别怕,我们都是好人”这种话了。

算了算了,谁还没个传说呢,就当自己提前知道自己在新来的社员们之间会传的传说是什么好了。

“学弟,这位也是学长,叫江岑,别看他长的娃娃脸,这可是跟我同一届的研究生学长哦。”不出所料看见了对方有些惊讶的目光,毕竟这么个看起来有些可爱的娃娃脸,怎么也不像比自己年长几岁的样子,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给了一个“我懂你”的眼神。

为了照顾对方,严栗决定还是不要告诉对方,江岑此人,文武双全,既能写的了文,还能跳的了舞,更别说化妆这门邪术,分分钟把小基佬化成小可爱。毕竟这可是大好的女装苗子,严栗和江岑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默契地说出了那句台词,“是兄弟就来栗云社嗑瓜子。”

把报名表递给可爱的小学弟,严栗和江岑表面正直学长的样子装了个十成十,脑电波早已从今天下课别走,不战不休到了看这个眉清目秀的学弟是不是很适合女装。

我知道看到这里的你可能会腹诽,哇这两人是真的gay啊,竟然想让可爱的小学弟女装这种丧心病狂的事,天地良心,严栗和江岑也不是一直这么gay(划掉),主要是每一届加入动漫社的孩子都免不了被上任学长学姐甚至各个留守社团的老人们摧残,导致一个二个对于这种事情熟练的不行。

在江岑和严栗交换脑电波的时候,学弟也填好了报名表,看着名字栏的小羽两个字,两人默契的会心一笑,转过头对着学弟笑着说道“欢迎加入我(基)们(佬)社(之)团(家)。”





每年的社团招新,基本就是奠定了接下来一年会有多少人和你一起玩的重要日子了,所以对于这三天的招新时间各家社团都很重视,也算是学校难得一见的全校社团积极活动的时间。

“我赌一包辣条今天喵呈陆穿那件saber的卫衣。”
“哇,你这不是废话吗。”
“要赌就赌……”

喵呈陆远远的就看见自家社团热热闹闹的聚在一起,似乎还能听见提到自己的名字,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摇了摇头,克制自己想装作不认识这群人的冲动,继续往狼窝(划掉)社团走去。

“哟,你来啦。”几人纷纷跟喵呈陆打招呼,虽然不明白大家的眼神为何都诡异的从衣服往上到眼睛,但也实在不想知道理由。

“玩大富翁吗?”摇了摇手里的大富翁,不出所料听见一片欢呼声,一群人就着社团摆点后面的位置各自坐定开始了愉快的大富翁之旅。

“那个,我们是不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喵呈陆一手举着骰子,一手捏着钞票问道,丝毫不想想是谁把道具拿来逗得大家都想玩的。

“想不起来了,管它的。”果冻倒是很看得开的样子,只想快点开始紧张刺激的大富翁。

“果冻大仙,法力无边哟,看看你这次会不会输的卖地皮。” 陆云荷毫不犹豫地怼道,别看她穿了一身软软的jk,撒娇卖萌时熟练的睁大眼睛嘟嘴巴,说起话来只想让人喊一声陆哥,更别提她那令严栗恐惧之极的夺命掌,此事暂且不表。

“那个…”看着桌子对面有些无措的女孩子,正在紧张刺激的游戏中的几人都极不走心的回答到,“学妹要了解一下我们社团吗,桌子上有报名表。”

“学妹你好,我来给你介绍一下我们社团吧。”显然,穿着c服的轩雨比起沉迷于大富翁的几人敬业多了,不去看不务正业的几个人,轩雨任劳任怨的跟学妹交谈。期间不断传来游戏中几人的嚎叫“啊,我要没钱了。”“哈哈哈你路过了我家,给钱。”“天啦,我要穷的卖地皮了。”

“学长你cos的是xxx吗?我也超喜欢他的。”学妹眨着星星眼说道,轩雨忽略掉玩游戏那几个人制造的噪音,跟学妹交谈着。在得知对方也是一名画手之后更是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理想,从人生理想谈到诗词歌赋。

可能是因为两人说的也有一会儿了,在学妹填报名表的时候,玩大富翁的几人也拍拍手站了起来,大家围着桌子看见学妹写上扫银这个名字时,默契地说出来了那句台词“是兄弟就来栗云社嗑瓜子。”





“我什么时候才娶到新垣结衣啊!”果冻趴在桌子上嚎到,显然,永远不可能,严栗虽然非常想这么说,但是介于大家都是娶不到自己的爱豆的人,也就没说什么了。

“新垣结衣是我的。”一位不知道是谁的“情敌”站在社团前说道,旁边还站着一个比他稍微矮一些的男孩子,两个人一起走近拿起报名表开始填,陆云荷和严栗坐在里面对这两人介绍着社团基本情况,而轩雨早已换了另外一套c服尽心尽力地当着我们社团的门面,看两个男孩子似乎都了解的差不多,陆云荷和严栗对视了一眼,露出了老司机专属的笑容。

“同学们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和本社团集帅气和美丽与一身的门面担当轩雨拍照一百块一张,牵手一千块一次,都来了解一下呀,有钱的捧个钱场……”说完两人就溜之大吉了,剩下果冻像条咸鱼一样瘫在桌子上,旁边喵呈陆丝毫不受影响的继续盯着自己手机。

刚好填完报名表的两人似乎都很心动的样子看向轩雨的方面,大家看着分别写了莫天扬和理查德的报名表,齐声说道“是兄弟就来栗云社嗑瓜子。”

打发走了跃跃欲试的两人后,严栗和陆云荷毫不犹豫的又溜了,逃命,咱可是专业的,轩雨看着溜之大吉的两人,收起有些抽搐的嘴角继续做一个美美的门面。

“你们知道为什么江岑还没来吗?”严栗故作高深地问道。

“不知道。”其他几人却丝毫没有配合严栗来一出“真相只有一个”的推理大戏的意思,诚实地回答到。

“其实啊,道上有些传言。”严栗不死心地说道,配合着他摇头晃脑说这句烂大街电视剧台词的样子,真让人忍不住问一句你这是动漫社还是德云社啊,戏怎么这么多。

“沈岑去接一个大一新生,叫沈离昀,是一个左拥右抱gay了吧唧的男孩子,你们说说他们现在在干嘛。”严栗继续“爆料”。

“严栗,你在说什么?”背后传来江岑幽幽的声音,严栗被吓得抖了一下,赶紧讨饶道“哇,沈哥饶命。”顺便偷瞄沈离昀到底长个啥样,不错,的确gay了吧唧的。

“沈离昀快拿好报名表,有啥不知道呢沈岑都会告诉你的。”沈离昀坐下来乖乖的开始填报名表,怪不得江湖传言这人左拥右抱gay了吧唧,这个秀气的脸庞再加上不说话时自带的帅哥气质,的确能吸引小基佬呢。

“是兄弟就来栗云社嗑瓜子。”等沈离昀填好自己名字的时候,严栗就戳了戳江岑让他来说出那句台词。





其实也不是所有人加社团都是大一的时候看着社团招新加入的,也有一些特例。

“哟,傻【哔—】,你来啦。”严栗对着来的人毫不客气的说道。

“哟,基佬。”熬鹰提着买的零食走到社团的位置。

别看他现在提着零食一副纯良的样子,严栗现在还记得自己刚来学校时,某次实验课与对方聊天时,一时嘴欠问了一句“你知道本子吗?”对方自然是回答“不知道”,直到很久以后,得知对方老哥早就给弟弟发过30g的资源。当时年轻不懂事,还以为这是个老实孩子,从此每提起此事都要被嘲笑一番。

就是这份孽缘,大二的时候顺手拐来了社团,至于后面不知为啥这人有了个老板的外号,大概在卖碟吧。

其实我们社团招新不会像有的社团一样拼命发传单,更多的时候秉持着相逢就是缘的理念。

招新最后一天毕竟,一群人窝在电脑面前看番,公然插着音响,仗着欺负我听不懂日语,看起了番。

第一天就穿着lo裙的长言也来了,只是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怎么的,玩大富翁的时候怎么叫都不和我们一起玩,漂漂亮亮地和我们一起盯着社团外的人来来去去。

还有一个名字很厉害的炮仗,也不知道灵感是不是过年的鞭炮,看起来也很老实文静,穿着可爱的软妹服,只是最后发现大家都很狗啦,此事暂且不表。





网络一线牵,珍惜这段缘。





“星空很美,可惜我不能拍给你看。”

短短的一条信息,被大野智反反复复的看,十二个字,揉碎了又拼起来,明明没有说想念,却让大野智觉得心里像是被猫爪子挠了一下。

大野智下意识看了看窗外的天空,果然只能看见路灯的光芒,不由得低头对着手机苦笑了一下,如今的东京又怎么可能看得见星星,也就只有像樱井翔这种去不知是哪的乡下出差的人还能看见没被灯光包围的夜空了。

只不过是出差,却滋生出了许多莫名其妙的思念,也不是第一次分开,却因为一条短信开启了某个开关,思念渐渐不受控制在自己的身体里蔓延开来,两个人都早已是大叔的年纪,想你了这种事反倒是说不出口了,可是这思念如果找不到出口,又实在让人难受,虽然有些孩子气,还是把错都怪在了一条短信就把自己撩拨的思念泛滥成灾的樱井翔身上。

“都是翔君的错啦。”

看着大野智没头没脑的短信,樱井牌大野智翻译机也困惑了一下,虽然仔细想想也知道是因为自己发的上一条短信,但是这个怪罪饶是樱井翔也没法一下子给出正确的回应。

今天因为工作需要来到一个有点偏远的村子里,等到了晚上的时候,抬头看见了满天星河,虽然知道其实星星一直都在只是现在的城市都点满了路灯,反而掩盖了璀璨的星光,还是被眼前的美景深深的震撼了,长期生活在明亮路灯下的人,总是会忘记那璀璨的星光,那灿烂的星河,忘记亿万光年外的那束光穿越了银河来与你相遇。

看着眼前的美景,只叹即使现代摄影技术如何高超,只有自己真的置身于其中,才能感受它的魅力以及对其的敬畏。下意识想和旁边的恋人分享自己内心的震撼,才想起自己这次是因公出差,想要拍下来,无奈自己的手机并不是专业设备,只能模糊看出来几个光点,即使发给自家恋人也只会糟蹋了星空二字。



“智,下次,我们一起去看星星吧。”

“嗯。”



勉强算是新年贺文,祝大家狗年大吉,比心。



@东晓晴 送你一篇文,开心点啦,mua。



【吉榎】线上的cp不可能是真的基佬


吉本荒野x榎本径



那是一个周末的午后,不是夜黑风高的半夜,天空能瞥见太阳的余晖,没有电闪雷鸣的雨夜,在这么平淡的日子,我照常打开了游戏,登陆账号,看见系统发布的每日任务,点了个随机组队。
要说这个游戏的设计也是奇怪,经常发布一些三个人组队的任务,感谢这个万恶的设定,这种任务大家都会默契的选择随机组队,毕竟谁也不想三个人的队伍另外两个却是你的朋友和他的老婆这种必定要吃狗粮的结局吧。
“ding~”听见组队成功的音效,我看了一下我的队伍,其中一个职业是战士,ID是“一碗荞麦面”,另外一个职业则是魔法师,ID是“一把锁”,看着这个神似情侣ID的名字我警觉了一下,看见两个人的状态都是未婚后又觉得这两个人可能只是单纯的起了一个样式的名字。
说起游戏结婚系统设定,我又想跟大家吐槽一下,这游戏不算什么大热门的游戏,画面音乐游戏剧情倒是做的很精美,尤其是里面的各种交友结婚系统更是让你难得的能体验到温情,虽说游戏里结婚都一般都是刷够好感度买个戒指一类的道具就搞定了,但这游戏却像存心一样,先不说好感度要刷到一百,还必须是两人成为好友一百天以后,不少人因为这个设定在这个游戏里多了很多亲友,本来是奔着成为夫妻去刷的好感度在等待一百天的过程中纷纷看穿对方狗的本质成为了亲友,也是一桩乐事。
话说回来,我和这两个陌生人组好队之后就来到了任务地点,任务是很简单的刷本,一关一关闯过之后很快到了boss点,作为队伍里的奶妈,我唯一的心愿就是他两不要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奔着boss就冲,我撒开腿都追不上。结果一开打,怕什么来什么,我们队伍里的战士直接冲到了boss面前,丝毫不畏惧对方,提起斧子就是干,好在魔法师在后方冷静支援,我只要注意两人血量就可以了,一场本刷下来有惊无险,领了任务奖励后加了两人好友,毕竟随机组队能遇见这么合作愉快的两人还是很难得的。
看见好友列表里多出来的两人,我说了拜拜之后就去清清日常任务然后下线了。





第二天上线的时候竟然又看见这两人在线,我跟两人发了“嗨”的密聊后就去领今天的每日任务了,刚刚领好就收到了组队请求,一看对方ID是“一碗荞麦面”,我就点了同意。
我到了任务地点时,这两人已经在那里等我了,今天的任务是采集草药,我们三个各自往一个方向走去,我努力搜寻着任务需要的草药,耳机里突然响起了一个男声,“径酱你看这里有一只宠物猫咪诶,快来。”作为一个钢铁直男我才不会承认这个男声是性感低音炮非常撩人。抬头看过去,只见队伍里的另外两人一人坐在地上抱着猫咪,温柔的抚摸着那只黑色小猫咪,另外一个像一只大型犬一样蹲在旁边看着对方,身后仿佛有一条毛茸茸的尾巴甩来甩去。
看着这个意外的诡异又浪漫的场面,单身了二十年的我心里有了一丝不详的预感,仿佛嗅到了狗粮气息的我默默的看着队伍里另外两个人,回忆起上次打本时被忽略的细节,那次第一个开麦说话的人是我,问了问另外两人是否做过这个任务,需要跟他们讲讲注意事项之类的吗,“一碗荞麦面”在队伍频道打字“不用啦,我和他都做过这个任务,我的耳机坏了就不开麦了,走吧”。另外一个人则丝毫没有开麦说话的预兆,更是连打字都没有打过,在打boss的时候,两人配合完美,说实话我连加血的机会都没有,只是象征性给了几个减伤和增益buff。
思考完人生后,和两人说了再见我就下了线,目瞪狗呆的我连日常都忘了做。





后面五天我因为平时上课没有时间的原因并没有去做任务,只是每天上线领签到奖励,第一天的时候还有“一碗荞麦面”的组队请求,在我说明了原因后,对方爽朗的笑声伴随着“那周末再一起玩吧”传到了我的耳朵里。不得不说,这个有着性感低音炮的撩人男声的人,笑的可真魔性。后面几天我上线时“一碗荞麦面”和“一把锁”都在线上,而且都是组队状态,不用想也知道这两人一直组着队。
单身二十年的我通过一个星期的观察总结,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两人绝对是cp,冷冷的狗粮往我脸上胡乱的拍,但是和两人一起做任务又实在是太过顺利,所以我屈服在了任务奖励之下,背弃了自己绝不和cp一起组队的原则,开启了和两人愉快的组队打怪升级的道路。
毕竟这两人也不像是会恶意秀恩爱的样子,尤其是“一把锁”,虽然隔着屏幕,但是我总感觉对方即使玩游戏也是冷着一张脸,理智的敲下键盘,在最优位置放出自己的大招。至于另外一位,相信不用我多说都能感觉到他是多么热情似火,更是秉承着不要怂就是干的原则,一旦开打直接往上冲,好在本身角色本来就耐打,加上操作也不错,倒是也没有什么问题。即使一起做任务也基本上只有我和“一碗荞麦面”会开麦说话,他最多会在队伍频道打一个…表示自己在听。





到了周末我就会上线,照例和两人分别打了招呼后去领每日任务,加入对方的队伍后,“今天径酱有事不能玩所以是我帮他上线,到时候做任务的时候你一定要小心不要让他死掉啊。”我听见耳机里“一碗荞麦面”说道,我表示明白之后我们两个人就去了任务地点,不得不说我一直以来小看了对方的实力,虽然他还是本着不要怂就是干的原则直面boss,但是该闪避的时候竟然都闪避过去了,倒是“一把锁”因为没有人操控的原因好几次差点死掉,我基本上把所有的奶都给了他,才让我们三人最后都能成功完成任务。
交任务的时候我问“一碗荞麦面”,为啥这么执着要让“一把锁”也和我们一起做任务,“因为还没有到一百天呢。”听到这个没头没脑的回答我愣了一下,然后又问道,你是指连续一起做任务一百天那个要求吗?“是的。”对方肯定的答复让我立马反应过来原来这两人之所以都是未婚是因为没有达到要求还不能结婚。猝不及防被塞了一口狗粮的我,默默的交了任务去做自己的日常任务。





你问我后来怎么了?
后来我竟然真的见证了两人游戏里面结婚,不得不说就连直男如我也有一丝感动,而且在那场婚礼上我才得知这两人在现实生活中也是一对,只是碍于现实生活中不能结婚才来了这一出。不说了,让我们一起干了这碗狗粮。
我想大概这就是所谓爱情吧,尽自己所能给你爱的最好的样子。





希望大家都能与自己最好的爱相逢。

【吉榎】保密协议

ps:涉及到的梗来源都附了图,侵删。

吉本荒野x榎本径


随着十月带走最后的热气,十一月和寒意一起到来,大家都穿上了略显臃肿的外套,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的男人显然是个异类,与其惊讶他在已经快要飘雪的温度穿着那件棕色风衣,不如感叹这个男人无论春夏秋冬都是这么一件棕色风衣,人类总是容易忽略一成不变的事物,但是相对的,人类也容易记住那些一成不变的事物。榎本径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深深的记住了这个男人,连那些一成不变的日常都因为他而记忆深刻。
榎本径觉得自己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和对方有什么交集了,对于吉本荒野来说,榎本径可能就是在自己呼呼大睡时充与老师之间的挡板的存在。
榎本径大部分时间都是沉默不语,静静地听着老师讲课,看着同学们在课间嬉戏打闹,这一切都离榎本径太远,即使一直都是只不过是发生在这个不过三十平方的教室里的事,但是却又像是隔了一堵高墙,偶尔也能听见其他同学随意的讨论关于他的事,一直一副乖乖眼睛仔的样子,成绩就和他的性格一样不上不下,如果不是看见他甚至想不起班里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不知是谁提出的理论,一个班级里受到关注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成绩优异的优等生,一种是成绩极差的吊车尾,不过在榎本径的班里却有一点不一样,还有第三个受到关注的存在,那就是成绩优异却表现的像是一个吊车尾的吉本荒野,荒野啊,一个让人听了就觉得自由广阔又有些寂寞的词。
榎本径很有自知之明的不去打扰其他人,每天按时上课,按时回家,永远是那么不上不下的成绩,那么沉默寡言的样子,那么戴着一副眼镜孤僻的乖乖仔的存在。


吉本荒野像是往常一样刷着Twitter,一条动态吓得他差点从床上掉下去,对方的名字是ono,一个看起来似乎是一个颜文字的名字,照片里的人留着一头棕色卷发,衣服也是当下女孩子流行的秋冬款,那种大街上一抓一大把的深卡其色毛呢外套,配上同色系的纯色短裙,长度合适的大腿袜和黑色的长筒靴,合适的妆容不像是那些过度修饰的人,似乎是很爱吃甜食的关系,后面几张都是拿着可丽饼拍的照片。
吉本荒野看见照片的一瞬间就从照片里的人的脸的弧度联想到了某个坐在自己前面有着可爱的面包脸的前桌,吉本荒野无数次在课上呼呼大睡醒来后揉着自己睡眼惺忪的脸,恍惚间看着前桌就像是看见一个刚刚烤好的面包一样诱人。
吉本荒野反反复复翻着对方的Twitter,终于确认自己不是半夜想吃面包了才把网上这个身份不明的人错认成自己的前桌。
吉本荒野觉得自己好像发现那个面包脸的面瘫前桌深藏在那件针织衫和萌萌袖里的大秘密。抑制不住自己嘴角疯狂上扬的冲动,在东京时间凌晨三点半的时候在床上傻笑。


榎本径在今天打了第三次喷嚏后,终于认命的准备去医务室,刚刚吃完午饭完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盘算着去一趟医务室再回来应该不用请假的榎本径在包里翻找自己的钱包,一分钟之后终于确认自己忘了带钱包这件事,榎本径有些泄气地耷拉着肩膀靠在椅子上。
在第二次感受到肩膀被人用笔戳了一下后,榎本径皱着眉头转过身,看见的是吉本荒野笑嘻嘻的脸和对方递过来的福泽谕吉大人。
“榎本君是忘带钱包了吧,我可以借你钱,快去买药吧。”吉本荒野一边说着一边笑嘻嘻地看着对方。似乎是怕对方拒绝,说完后直接把钱放在了对方手上。榎本径本来还在拒绝和接受间犹豫不决,看着对方塞在自己手里的钱后,还是微不可闻地道了谢就拿着钱去了医务室。
坐在床边听着医生唠唠叨叨的现在的年轻人就是不懂的好好照顾自己,边接过对方递来的热水和药吃了下去。
踩着铃声回到教室后,榎本径来不及跟吉本荒野道谢就坐进了自己的位置,感受到身后的再次用笔戳了一下自己,榎本径有些不解地微微转过身,就看见对方递来的纸条,拿过纸条,只见上面写着,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榎本君也告诉我你的电话号码吧,后面还有一个画的丑丑的笑脸,榎本径写上自己电话号码后,把纸条传给了对方,不知道有些上扬的嘴角有没有被对方看见。


榎本径坐在床边,陷入了要不要主动联系对方的纠结之中,第三次删掉手机里编好的短信后,榎本径有些泄气地倒在了自己的床上,大概是吃了药的原因,榎本径迷迷糊糊地就睡了过去。
感受到手机的震动的榎本径醒了过来,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拿起手机看见新收到的简讯。
「这是你吗?」随着简讯传来的还有一张图片,这张照片榎本径太熟悉不过了,这是自己第一次穿女装时为了纪念拍下来的,但是这张照片有一天会以这种方式方式看见榎本径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反应,看见手机里显示的名为吉本荒野的简讯,榎本径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为什么这么问呢?」不承认的话,就没关系吧?
「这个脸的弧度一看就是榎本君啊。」看见短讯的榎本径明白一切的谎言都已经没有意义,对方已经完全看穿了自己。
「抱歉。」
「让你感到恶心了吗。」榎本径觉得现在的自己就像是被剥开了虚假的外衣只剩下真实的怪异的自己躺在吉本荒野面前,无处隐藏。
「那我就直接说了,径酱想要保守秘密的话,就和我交往吧。」
榎本径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三确认自己是不是看错了,无论怎么看,都是要交往的讯息。榎本径捂着自己砰砰乱跳的心脏,愣了好久才想起来回复对方的短讯。
「嗯。」
吉本荒野看见手机里只有一个字的新短讯,开心的抱着被子在床上去滚来滚去,行动力超强的开始规划周末约会的事,不过这一切远在自己家里的榎本径自然不会知道了。



五(如果有平行宇宙的话,还是那个荒野却不是原来的径的结局2.0)
“叮叮叮”下课铃声响起后,教室恢复了往常的热闹,榎本径冷漠的看着周围的热闹,那些从一开始就不属于他的热闹,感受到了肩膀被人拍了拍,榎本径抬头看着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身旁的吉本荒野,有些不解地看着对方。
在看见对方笑的露出一口大白牙的灿烂笑容时榎本径只觉得更加不明所以了,好在对方没有一直这么笑着看着他,将自己的手机调到了某张照片上递给榎本径。
“这个照片上的人是你吧,要是让大家知道像是径酱这样的乖乖仔有女装癖的话,会很惊讶的吧。”
“不想暴露的话就穿成那样和我来一炮。”吉本荒野笑的露出一口森森白牙,语气就像是哄骗小白兔的大灰狼。
“暴露了也无所谓。”
“倒是你真的可以吗?如果被别人知道了拜托同学穿女装跟你来一发。”榎本径拿出了藏在桌子里的录音笔,平淡地望着吉本荒野的大眼睛说道。
“溢奶~”吉本荒野笑意更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