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井翔的糖炒栗子

想做一个能产粮的人

百粉点梗!
谢谢和我友情互关的九十九人,那么,那个唯一的粉丝,不嫌弃的话点个梗我来写一篇文吧,山组限定。

五子单身的理由竟然是!






大家有兴趣也可以点图片然后扫描二维码测试,哈哈哈。

是兄弟就来栗云社嗑瓜子






严栗看着眼前眼里写满了好奇的男孩子,有些头疼的扶了一下额,虽说自己这个名字一般人第一反应大概也是满脸写着好奇,但是也阻止不了从自己额头划下三根黑线,推了推对方似乎有贴上来趋势的脸,咳了一声准备说出标准回答。

“其实……”刚刚说出两个字就听见了另一个人的声音,不用看也知道是谁的严栗选择了乖乖闭嘴。

“诶,你不觉得他的脸就是答案吗?你看看是不是写了我很严厉四个大字。”江岑一手搭在了严栗肩膀上,一手指着严栗的脸,笑嘻嘻地说道。

满脸好奇的男孩子大概被说服了,听到这个回答认真的点了点头,严栗觉得自己额头上的黑线越来越长了,虽然自己好像的确长的有点凶,但是也不到脸上写着严厉的程度吧,不过看着对方点头的样子,也实在说不出“学弟你别怕,我们都是好人”这种话了。

算了算了,谁还没个传说呢,就当自己提前知道自己在新来的社员们之间会传的传说是什么好了。

“学弟,这位也是学长,叫江岑,别看他长的娃娃脸,这可是跟我同一届的研究生学长哦。”不出所料看见了对方有些惊讶的目光,毕竟这么个看起来有些可爱的娃娃脸,怎么也不像比自己年长几岁的样子,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给了一个“我懂你”的眼神。

为了照顾对方,严栗决定还是不要告诉对方,江岑此人,文武双全,既能写的了文,还能跳的了舞,更别说化妆这门邪术,分分钟把小基佬化成小可爱。毕竟这可是大好的女装苗子,严栗和江岑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默契地说出了那句台词,“是兄弟就来栗云社嗑瓜子。”

把报名表递给可爱的小学弟,严栗和江岑表面正直学长的样子装了个十成十,脑电波早已从今天下课别走,不战不休到了看这个眉清目秀的学弟是不是很适合女装。

我知道看到这里的你可能会腹诽,哇这两人是真的gay啊,竟然想让可爱的小学弟女装这种丧心病狂的事,天地良心,严栗和江岑也不是一直这么gay(划掉),主要是每一届加入动漫社的孩子都免不了被上任学长学姐甚至各个留守社团的老人们摧残,导致一个二个对于这种事情熟练的不行。

在江岑和严栗交换脑电波的时候,学弟也填好了报名表,看着名字栏的小羽两个字,两人默契的会心一笑,转过头对着学弟笑着说道“欢迎加入我(基)们(佬)社(之)团(家)。”





每年的社团招新,基本就是奠定了接下来一年会有多少人和你一起玩的重要日子了,所以对于这三天的招新时间各家社团都很重视,也算是学校难得一见的全校社团积极活动的时间。

“我赌一包辣条今天喵呈陆穿那件saber的卫衣。”
“哇,你这不是废话吗。”
“要赌就赌……”

喵呈陆远远的就看见自家社团热热闹闹的聚在一起,似乎还能听见提到自己的名字,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摇了摇头,克制自己想装作不认识这群人的冲动,继续往狼窝(划掉)社团走去。

“哟,你来啦。”几人纷纷跟喵呈陆打招呼,虽然不明白大家的眼神为何都诡异的从衣服往上到眼睛,但也实在不想知道理由。

“玩大富翁吗?”摇了摇手里的大富翁,不出所料听见一片欢呼声,一群人就着社团摆点后面的位置各自坐定开始了愉快的大富翁之旅。

“那个,我们是不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喵呈陆一手举着骰子,一手捏着钞票问道,丝毫不想想是谁把道具拿来逗得大家都想玩的。

“想不起来了,管它的。”果冻倒是很看得开的样子,只想快点开始紧张刺激的大富翁。

“果冻大仙,法力无边哟,看看你这次会不会输的卖地皮。” 陆云荷毫不犹豫地怼道,别看她穿了一身软软的jk,撒娇卖萌时熟练的睁大眼睛嘟嘴巴,说起话来只想让人喊一声陆哥,更别提她那令严栗恐惧之极的夺命掌,此事暂且不表。

“那个…”看着桌子对面有些无措的女孩子,正在紧张刺激的游戏中的几人都极不走心的回答到,“学妹要了解一下我们社团吗,桌子上有报名表。”

“学妹你好,我来给你介绍一下我们社团吧。”显然,穿着c服的轩雨比起沉迷于大富翁的几人敬业多了,不去看不务正业的几个人,轩雨任劳任怨的跟学妹交谈。期间不断传来游戏中几人的嚎叫“啊,我要没钱了。”“哈哈哈你路过了我家,给钱。”“天啦,我要穷的卖地皮了。”

“学长你cos的是xxx吗?我也超喜欢他的。”学妹眨着星星眼说道,轩雨忽略掉玩游戏那几个人制造的噪音,跟学妹交谈着。在得知对方也是一名画手之后更是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理想,从人生理想谈到诗词歌赋。

可能是因为两人说的也有一会儿了,在学妹填报名表的时候,玩大富翁的几人也拍拍手站了起来,大家围着桌子看见学妹写上扫银这个名字时,默契地说出来了那句台词“是兄弟就来栗云社嗑瓜子。”





“我什么时候才娶到新垣结衣啊!”果冻趴在桌子上嚎到,显然,永远不可能,严栗虽然非常想这么说,但是介于大家都是娶不到自己的爱豆的人,也就没说什么了。

“新垣结衣是我的。”一位不知道是谁的“情敌”站在社团前说道,旁边还站着一个比他稍微矮一些的男孩子,两个人一起走近拿起报名表开始填,陆云荷和严栗坐在里面对这两人介绍着社团基本情况,而轩雨早已换了另外一套c服尽心尽力地当着我们社团的门面,看两个男孩子似乎都了解的差不多,陆云荷和严栗对视了一眼,露出了老司机专属的笑容。

“同学们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和本社团集帅气和美丽与一身的门面担当轩雨拍照一百块一张,牵手一千块一次,都来了解一下呀,有钱的捧个钱场……”说完两人就溜之大吉了,剩下果冻像条咸鱼一样瘫在桌子上,旁边喵呈陆丝毫不受影响的继续盯着自己手机。

刚好填完报名表的两人似乎都很心动的样子看向轩雨的方面,大家看着分别写了莫天扬和理查德的报名表,齐声说道“是兄弟就来栗云社嗑瓜子。”

打发走了跃跃欲试的两人后,严栗和陆云荷毫不犹豫的又溜了,逃命,咱可是专业的,轩雨看着溜之大吉的两人,收起有些抽搐的嘴角继续做一个美美的门面。

“你们知道为什么江岑还没来吗?”严栗故作高深地问道。

“不知道。”其他几人却丝毫没有配合严栗来一出“真相只有一个”的推理大戏的意思,诚实地回答到。

“其实啊,道上有些传言。”严栗不死心地说道,配合着他摇头晃脑说这句烂大街电视剧台词的样子,真让人忍不住问一句你这是动漫社还是德云社啊,戏怎么这么多。

“沈岑去接一个大一新生,叫沈离昀,是一个左拥右抱gay了吧唧的男孩子,你们说说他们现在在干嘛。”严栗继续“爆料”。

“严栗,你在说什么?”背后传来江岑幽幽的声音,严栗被吓得抖了一下,赶紧讨饶道“哇,沈哥饶命。”顺便偷瞄沈离昀到底长个啥样,不错,的确gay了吧唧的。

“沈离昀快拿好报名表,有啥不知道呢沈岑都会告诉你的。”沈离昀坐下来乖乖的开始填报名表,怪不得江湖传言这人左拥右抱gay了吧唧,这个秀气的脸庞再加上不说话时自带的帅哥气质,的确能吸引小基佬呢。

“是兄弟就来栗云社嗑瓜子。”等沈离昀填好自己名字的时候,严栗就戳了戳江岑让他来说出那句台词。





其实也不是所有人加社团都是大一的时候看着社团招新加入的,也有一些特例。

“哟,傻【哔—】,你来啦。”严栗对着来的人毫不客气的说道。

“哟,基佬。”熬鹰提着买的零食走到社团的位置。

别看他现在提着零食一副纯良的样子,严栗现在还记得自己刚来学校时,某次实验课与对方聊天时,一时嘴欠问了一句“你知道本子吗?”对方自然是回答“不知道”,直到很久以后,得知对方老哥早就给弟弟发过30g的资源。当时年轻不懂事,还以为这是个老实孩子,从此每提起此事都要被嘲笑一番。

就是这份孽缘,大二的时候顺手拐来了社团,至于后面不知为啥这人有了个老板的外号,大概在卖碟吧。

其实我们社团招新不会像有的社团一样拼命发传单,更多的时候秉持着相逢就是缘的理念。

招新最后一天毕竟,一群人窝在电脑面前看番,公然插着音响,仗着欺负我听不懂日语,看起了番。

第一天就穿着lo裙的长言也来了,只是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怎么的,玩大富翁的时候怎么叫都不和我们一起玩,漂漂亮亮地和我们一起盯着社团外的人来来去去。

还有一个名字很厉害的炮仗,也不知道灵感是不是过年的鞭炮,看起来也很老实文静,穿着可爱的软妹服,只是最后发现大家都很狗啦,此事暂且不表。





网络一线牵,珍惜这段缘。





写什么文,不如看官方发糖!@东晓晴 

我有一个世界上最好的情敌(๑•́₃ •̀๑) @东晓晴

东晓晴:

居然花了一晚上和情敌 @樱井翔的糖炒栗子 把这个写出来了!真的是无比欢欣🌚,感觉蛮有意思的,创意见微博水印,空白图我也发后面了,大家可以试试。